马攸桥边境检查站深入践行以人民为中心发展思想——

    海拔有多高,服务标准就有多高

  • 9月的西藏阿里马攸木拉寒风阵阵,大地和山丘经过一夜清洗,铺上了一层浅浅的雪白霜花。

    “这条通道是日喀则通往阿里的唯一国道。”全国优秀人民警察、西藏马攸桥边境检查站的负责人夏洁指着219国道介绍,手腕上却露出四五厘米的伤疤,那是他巡逻中踩冰摔倒后骨折的印记。

    马攸桥边境检查站坐落在阿里地区普兰县东部,位于219国道日喀则和阿里交接处,距离此处最近的乡镇是日喀则帕羊镇,有104公里;此外就是阿里地区的霍尔乡,有114公里,是前不挨村、后不着店的无人区。该站海拔4960米,是全国海拔最高的边境检查站,主要职责是对进出边境管理区的人员和车辆实施24小时检查管理。

    “这是附近200多公里范围内唯一的餐馆。”来自成都的何强两年前到检查站隔壁,开了家30多平米号称“阿里第一面”的饭店,每年4月营业,10月回成都,他说,“夏天人多点,冬天人少又冷,根本莫法待。”

    何强口中的“莫法待”,该站有6名民警却在这里待了5年以上。因为时间长、海拔高,该站民警普遍“乌干秃”——乌紫的嘴唇、干裂的皮肤和秃发。

    为保障民警正常工作生活,尽量减少高寒缺氧给他们带来的影响,西藏出入境边防检查总站专门建设了制氧站,配发了便携式制氧机。这些制氧设备虽然不能改变大环境,但能在关键时刻发挥重要作用。

    2016年冬,一辆前往阿里的汽车抵达检查站,一名乘客下车后出现严重高原反应、浑身抽搐,民警雷磊见状赶紧使用便携供氧设备为其输氧,并帮助他服用缓解高原反应的药物。

    诸如此类的事情每年都会发生,如果没有移民管理警察的救助,很难想象发病群众会出现怎样的后果。

    海拔高、环境恶劣,不光群众,即使是工作生活在这里的民警也时常面临死亡的考验。

    今年3月,民警唐红休假结束返回该站后,出现双肺水肿,久咳不止。该站领导经验丰富,见状不妙立即要求他前往阿里医院治疗。事后,医生告诉唐红,“好在医治及时,才没有导致水肿恶化。”

    环境艰苦,但没有改变该站民警服务人民的初心。

    为落实国家移民管理局“放管服”改革举措,该站根据驻地高海拔和通行人员以高龄香客为主的实际,实行民警靠前执勤执法,提高车辆人员安检查验效率,有效降低了受检人员在高海拔地区出现高反的概率。

    “海拔有多高,服务人民的标准就有多高!”夏洁道出了靠前执法的初衷,“不能让群众等我们,只能我们等群众。”

    针对距离马攸桥最近的办证室有200多公里,群众办证不便的实际情况,该站积极向上级申请设立边境检查站临时办证中心,着力解决群众因证件过期却又没车前往补办的困难。

    初心至上,本色闪光,使命如磐。一心为民的理念,早已深深扎进马攸桥每名民警的心间,融入每名民警的血脉之中。

    今年1月22日,马攸桥突降暴雪,能见度不足10米,局部积雪超过2米,许多群众滞留在马攸桥219国道,该站民警积极应对,把被困群众接到单位,熬粥、备药、安顿,确保每名群众的平安。

    “在基层一线,天天和群众打交道,看见别人遇到困难,我们都会尽自己最大努力去帮助他们。”该站民警樊希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今年1月,樊希专程前往北京,为一名白血病患者捐赠造血干细胞,成为西藏历史上第二例捐献者。

    此外,该站把学藏语、用藏语作为提升服务质量的要求之一。杨国强是该站藏语说得最好的汉族民警,在他看来,用民族语言交流可以拉近民警与群众之间的关系,这体现了对民族群众的尊重,也为执勤执法带来了更多便利。

    有车有人的时候是马攸桥边境检查站民警最开心的时候。虽然驻地偏远、环境艰苦,但他们初心弥坚,把每一位过往群众当作自己的家人去服务,用心温暖着四季寒冷的雪域高原。

    “雪山神鹰经幡风马,那太阳照耀的光芒,满山开遍十里野花,顶着信仰汗如雨下,忠诚的人啊,依旧守在马攸木拉,很平凡却那么伟大……”夜幕渐落,一曲笛声刺破寂静的星空,悠扬的《马攸木拉》在无人区回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