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台风景好

  • 单位办公楼投入使用即将二十年了。这是一栋前三层后五层格局的中式“回”字形营房,第四层是负责政治工作的干部集中办公的场所。工作间隙,沿左侧的廊道往前走几步,就来到了三层平台。单位营房依山枕水,平台又视野开阔,可谓不错的观景去处。

    不需远足劳顿,置身平台上,耳得之以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在体察四季变幻中,心情也时常交替品咂着多味的人生。

    是从戴云山脉深处掠过的春风吧!那么柔软、细微,如绸缎拂过额头,温润且丝滑,毫无寒彻之感。春水哗哗,春林初盛。看那凤凰山麓的一株株乔木、一丛丛花草,早早应和着春光,争相潜滋暗长。天空洁净通透,让人看得远、看得清。站定、闭目、冥想,山的背面,但见白云生处有人家,那屋角开得正艳的桃枝,与山坡上的油菜花、山腰间星星点点银色套袋的枇杷树,渲染出一轴明媚的春光图。

    最曼妙多情的当属那对春燕吧!燕尾剪裁出二月的春风,在人家的屋梁门堂下,翻飞衔泥筑巢,又软语商量不停——应是报春的讯息吧。沐浴着春光融融,心底也似乎填满了一季暖阳。

    多变的当属夏日的午后吧!原本湛蓝的天空,倏忽间如黑云翻墨,遮住了眼前的大山。一阵电闪雷鸣,急雨不期而至,毫不留情地砸了下来。空山新雨后,每一株草木都更显葱茏。

    秋是令人伤感的。大院四周的高枝上,蝉鸣阵阵,或急切,或悠扬,或凄厉,声声不断,汇合一片,揪人心肠。似乎每一声的悲歌,都在与短暂的生命作最后的泣别,继而协力韵和成下一季新生的欢唱。

    蝉鸣勾起童年的夏趣,而远山布谷鸟“咕咕咕”的啼叫,则又唤起了游子的一腔乡愁,颇有“恨别鸟惊心”之感!每逢此刻,心也总被揪紧,思绪似又拉回到20多年前家乡的小路上,那秋雨将至阴云密布,布谷鸟在旷野中啼叫,叔伯们或拉着板车,或荷锄回家,佝偻的背影与苍茫的大地,不知不觉间融为了灰暗的基调。

    冬则使人孤寂。近山如磐,在夜色茫茫中连大致的轮廓也看不清了。扶着围栏俯瞰单位大院,绿植花草在景观灯的照射下,于墙壁投下了写意的身姿。草丛间虫声唧唧,或低吟,或浅唱。抬头望向天空,暮云收尽溢清寒,一轮明月高悬。广化寺的夜半钟声应和着山麓间的阵阵昏鸦,让人更显孤独,犹如铁塔顶端筑巢栖息的鹊。每每望着这对精灵,心底总是藏着解不开的结,为何拣尽寒枝不肯栖,偏偏独守在这不足盈尺的天地?是绕树三匝、无枝可依,抑或登高望远、占尽先机……纵有百般设想,却始终不得要义。

    小小一方平台,却能领略到四季的美丽。而岁月的刻尺,也悄然在生命的长河中留痕。21年的兵龄,大半时光是在这个小小院落中度过的。回望过往的每一帧场景,心底也写下了满满的感动。

    也许是心底藏着一个文学青年的梦,加上在警校有过校园广播通讯员的经历,警校毕业刚下所不久就投了几篇信息豆腐块,没想到被政治处的老大哥发现,认为有些潜质可挖,最终定位专职新闻宣传人员,一晃已是15个春夏秋冬。

    从事新闻宣传工作不易,要有坐得住冷板凳的恒心,还得逼自己下一番苦功夫。记忆中,宿舍被改造成办公场所,无处安身只得把铺盖卷进办公室,夜晚维护完网络新闻,洗漱后就地倒头睡下,一个夏天就这样度过了。还有一次,杂志社紧急约稿,刚理清思路写到四分之一,文稿却因系统原因消失了。几番恢复无果,身心近乎崩溃。别无他法,逼着自己坐定,平复下焦虑的心情,试着从第一个字重新开始敲下去。直到次日凌晨3点多,稿件如期提交,那一刻心头涌起酣畅淋漓的快感。

    坚守新闻宣传岗位,有过难以言述的煎熬,也有莫大的欣慰。颇为幸运的是,对于新闻宣传工作,单位历任领导都给予极大的热情和关注。对我这名新闻战线上的新兵,也总是不遗余力地帮助扶持。每一回交授任务,宽仁中透出亲和,期待中又是鼓励。宽松的环境,充分的信任,以及共有的工作经历,让我在这个平台上找到了一种职业的定位归属,一种工作的荣耀认同,一种心底深处的惺惺相惜。

    在宣传的岗位上笃定坚守,在文字组合变幻中释放心怀,继而从中寻觅别样的乐趣。因为热爱,所以执着。曾有同事建议说,兵龄年限那么长了,自主择业岂不是更好?诚哉斯言!可有时静下心想一想,没接受过科班教育,也没有过硬所长,从农村战士成长提干,再毅然接受社会挑选,多少有些底气不足。难以让人割舍的情结是,在新闻宣传这个岗位上,收获的那份弥足珍贵的理解和尊重。

    工作间隙,有领导碰面亲切地打招呼:孙老师,近来忙啥大作?上班途中,也有机关的同事主动问候:孙老师,早啊……我惭然、惶恐,心底也随之荡漾着一股暖流。想问自己何德何能,敢来领受这份不寻常的礼遇?是几篇宣传的文章?不是;是在机关工作时间最久,不是;是一头与年龄不相称的白发?也不是。是什么?也许是对本职岗位敬终如始的专注执着;是内心深处的那份谦逊与真诚,施于身边每一名兄弟姐妹的善意与友好。当心房占据了晴阳,将感恩和满足永恒标注在一言一行上,那来自四方的爱,定然让人生的路上充满四季不凋的花香。

    我常想,平台也许不是组织或领导给予的,是生命的嬗变、蓄积的力量一步步搭起来的。当我们苦苦寻觅那一抹的美好,试问亲爱的兄弟姐妹,你我何尝不是一路旖旎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