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重前行的力量

  • 时针指向凌晨一点,早已数不清这是熬过的第几个夜晚,杯中的茶翻腾飞舞,些许温暖,思绪回闪,心情籍帖。落过雪后,整个空气也变得清冷,丝丝凉意不时袭来,而我也终于忙完了一天的工作。

    打开微信,曾经喧闹的队群现在安静了很多,可能大家都在熬夜加班吧,时不时会有那么一两句消息弹出来,彼此调侃着毕业后的生活。突然发现,从学校毕业到单位已经一年多了,这一年时间里,忙忙碌碌,熬夜加班已是常态,这份忙碌,不正是我们的职责所在么?

    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问题——毕业一年多了,兄弟们过得怎么样?于是顶着疲惫,揉揉快睁不开的眼睛,在群里把一千多条未读消息又翻了一遍。

    看着这些信息,不禁把时光拉回四年前,那个火热的羊城九月。八号楼,我们是常客,经历了没有空调的炎炎夏日和阴冷潮湿的“回南天”,我们在这里茁壮成长;习惯课后跑上天台倚着墙拿出心爱的吉他,在微风浮动中趁着夕阳未落拨动琴弦,把这军校生活过得如诗如画;考试前挑灯夜战,在楼道里我们一丝不苟通宵达旦,把努力和汗水凝结成累累硕果。在这里,我们也是过客,目送着来来往往的人,最终我们也送走了自己。关于这几年的记忆,最清晰也最感怀的莫过于发生在你我之间无数个第一次。

    第一次野外坐标寻点,我们穿戴整齐,一声令下便穿梭在整个都市的大街小巷和深山老林,顶着三十多摄氏度的高温没有丝毫懈怠,只是因为我们心中装着责任和担当,想着使命的光荣和骄傲,无悔这最好年华。

    第一次野外拉练,几十公里的崎岖山路和南方丛林,我们争先恐后一往无前,掉皮掉肉不掉队,流血流汗不流泪,四十多岁的教授和我们并肩作战,倍加鼓舞人心,一路凯歌,最好也是最美的我们。

    第一次拿第一名,政工竞赛,犹记得那个漆黑寒冷的夜晚,一千多人一起坐在主席台前观看这扣人心弦的比试,我们不畏强敌一路赶超,以舍我其谁的霸气勇夺桂冠,这是我们第一次拿下第一名,记忆犹新,分外兴奋。

    第一次雨中十公里,第一次四百米障碍,第一次强化训练,第一次分列式受阅,第一次运动会……太多的第一次,成就了日后砥砺前行的习惯和力量,也成了我们日后在共和国的边海防建功立业的基础和底蕴。

    回首往事一幕幕涌上心头,可爱可亲的你,如今都散落在万里边海防的基层一线,正践行着到基层去、到边疆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的铮铮誓言,你说你无悔,把这军装融入了骨髓。这些现在看似平凡的经历,在未来镌刻的历史长河里注定不平凡!

    时间会改变一个人,随着年轮迁移,容颜会变化,阅历多积淀。可大抵也只是把意气风发变成苍颜白发。在诗词里,在课本里,那个叫边关地方总是被反复提及,很熟悉又很陌生,沧海冷月,大漠孤烟遮住了它本来的样子。直到当了兵才明白,边关不只是一个隘口,更是一种信仰。而今守着边防,让原先踌躇满志的少年,终有了“为将之道,当先治心”的顿悟和“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坚守。

    我们所经历的,如古人所言:利剑炼成前,要以清水淬其锋,加之无数次锻造,才能使之成为一把好兵器的最重要的一道工序——淬火。

    或许只有接受过锻造的兵器,才知道这骤冷骤热下的无数次胀缩和百斤重的铁锤敲击在身上的痛苦;或许只有我们知道,在骄阳似火时,汗水混合着多少放弃的念头深深地砸进泥土,再不扬尘;在寒雪纷飞里,北风裹挟着多少苦涩的思绪远远地飘离天际,再无叨扰,只剩咬紧牙关时的不离不弃和爬至云巅时的谈笑风生。我们,都是好兵器——“国之利器”。

    在部队那些年,很多改变直透灵魂,细致入微,影响着生命中一举一动。那是手指扣下扳机精准命中时内心的云淡风轻;是脚步踏上崎岖山路处突应变时的沉着冷静;是无数记忆片段里的每一次坚持、每一次蜕变、每一次无愧于心。少时便对“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的豪情壮志有所耳闻,每每听到便按捺不住激动之心,想象着那塞外孤城中银枪快马的勇士,英武坚定的目光逡巡着每一寸国土,沙场上的鲜血换回了一场场胜利,守得千年国泰民安。如今终得与历史长河里戍守过这片土地上的战士,隔空并肩,虽不是身披铠甲、长袍猎猎,但头顶警徽、身披警服足以使年轻的信仰闪耀荣光。

    如今,心中有边关的沟壑群峰,却不曾有半点的人情冷暖进入意志如铁的性格。不管有多少艰难险阻,一个人都默默前行,再前行。戍边日久,心胸愈广。“更催飞将追骄虏,莫遣沙场匹马还。”投身报国,连生死都不曾挂念于心,又何怕生活中的起伏跌宕?

    如今,每每看到国旗飘扬,心中就如同有星星之火,点亮内心,一片澄明。是啊,我们所经历的,从来就不是禁锢与戒律,而是责任与信仰。是敬下第一个军礼时,就已深深扎根的钟情与热爱。后来我常想,当风沙入眼,当水寒侵骨,总有一种信仰或情怀,支撑你我负重前行!